1. <sub id="qpemx"><sup id="qpemx"><object id="qpemx"></object></sup></sub>

      <optgroup id="qpemx"><li id="qpemx"><source id="qpemx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
    2. <strong id="qpemx"></strong>
      <dd id="qpemx"><output id="qpemx"><b id="qpemx"></b></output></dd>
      <strong id="qpemx"><blockquote id="qpemx"></blockquote></strong>

      1. 【轉】玉湖冷鏈:大鱷還是大白?

        • 時間:2021-12-12
        • 來源:曹艋浦
        • 瀏覽:155次
        • 分享
        • A- A+

         

        【轉載按語】

        12月11日,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冷鏈物流專業委員會(簡稱“中物聯冷鏈委”)在其公眾號上,以頭條位置刊發署名文章《玉湖冷鏈:大鱷還是大白?》。

        作為中國唯一的國家級冷鏈行業組織,“中物聯冷鏈委”對玉湖冷鏈這一“海歸”在疫情中“逆行”投資拓展一直給予了高度的關注及支持。作為“中物聯冷鏈委”副會長單位,玉湖冷鏈也將在“中物聯冷鏈委”的引領及協調下,更好地發揮中國冷鏈行業賦能者的作用,與全行業共享新時代的繁榮。

        現將《玉湖冷鏈:大鱷還是大白?》全文轉載如下: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1

        疫情之下,一個最冷的產業,成了最熱的話題。

        這就是冷鏈。

        冷鏈的重要性,在這次疫情中展露無遺:盡管各地的冷鏈市場時不時地成為疫情載體,但從未見任何一個地方政府下令關閉冷鏈市場。

        這,就是“剛需”。

        新時代的中國人,早已不僅僅追求“吃得飽”,更在追求“吃得好”。冷鏈,就是“吃得好”的保障,其覆蓋范圍從最為基本的食品安全開始,直到遍及全球食材的寬廣食譜。偉人說:“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”。

        這,就是冷鏈的熱切初心與動力。

        中國冷鏈的問題當然不少,如同其它經歷著蛻變陣痛及涅槃更生的產業一樣。但無數的中國“冷鏈人”都相信,“?!敝杏小皺C”。

        難點在于:如何解決“?!?、如何挖掘“機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

        一個“大塊頭”,闖進了中國冷鏈的賽道:其已在廣州、成都、眉山三地同時動工的三個冷鏈園區,合計體量超過100萬平方米;與三地政府簽訂的投資協議,合計金額超過200億元人民幣。而這些,僅僅是其大中華區布局的首發陣容。

        這個“大塊頭”的名號,對于中國冷鏈的大多數企業來說,是陌生的:“玉湖冷鏈”。甚至,對于地方政府的一些招商官員來說,玉湖冷鏈的投資者“香港玉湖集團”也是個相對陌生的名號。

        其實,在國際市場上,深耕海外供應鏈的“YUHU”早已是最具知名度的華資跨國企業之一,其創始人黃向墨也是常被國際主流媒體聚焦的華人企業家,盡管其自身十分低調。相關省份的主要領導們,顯然對此有著相當了解,廣東、四川兩地的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,親自招商,吸納玉湖冷鏈落戶;廣州、成都已經在建的兩個玉湖冷鏈基地,則分別增補為省級重點項目。

        據悉,在湖北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下,武漢將成為玉湖冷鏈首發陣容的第四個城市。根據當地官方媒體披露的信息,玉湖冷鏈與當地政府簽訂的戰略合作協議中,投資金額也在百億以上。

        這樣的基地,玉湖冷鏈計劃將在全國建設十個。如此重資產、長周期的民生工程投資,對正在經歷著防控疫情與經濟發展雙重考驗的各地政府,無疑是極大的助力。

        各地對玉湖冷鏈的熱切支持,從辦事的“加速度”上可見一斑:

        廣州項目,2020年3月開始洽談,2021年2月正式簽約,歷時11個月;2021年3月拿齊建設用地開始動工,從洽談到動工僅用了12個月;

        成都項目,2020年5月開始洽談,12月正式簽約,歷時7個月;2021年9月拿齊建設用地開始動工,從洽談到動工僅用了16個月……

        “玉湖效率”的映襯下,“廣東速度”、“四川速度”有了新的標桿?;洿▋傻毓賳T說,疫情最緊張的時候,香港玉湖集團是極少數還在進行現場考察的外資企業;甚至,玉湖集團的員工一度是廣州、成都某五星級酒店的僅有住客,且一住就是數月。

        這,大約就是“逆行”的生動注腳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3

        玉湖冷鏈攜大資本、重資產浩蕩而來,這對于已經在中國冷鏈賽道上的其他選手來說,自然會產生一個大大的問號:玉湖冷鏈究竟是“大鱷”、還是 “大白”?

        2020年11月,在四川省政府組織的“知名企業四川行”活動中,香港玉湖集團第一次接受了官方媒體的集體采訪,特別強調:玉湖冷鏈將從產業鏈上游為全行業賦能,不將冷鏈行業的既有企業視為競爭對手,而是中下游的合作伙伴。一年后,2021年11月,國家官方智庫邀請冷鏈行業的頭部企業進行閉門座談,玉湖冷鏈第一個發言,涉及的內容并非企業自身所需,而是全行業關注的一些焦點、難點……

        在無數的類似場合,玉湖冷鏈都不斷地給政府、行業傳遞著其創始人黃向墨親自確定的定位:不是憑借資本優勢進行顛覆的“大鱷”,而是憑借上游優勢為行業賦能的“大白”。

        根據玉湖冷鏈披露的各種信息,有業內人士將其上游優勢大致歸納為三個核心詞:“貨、庫、款”,正好對應著冷鏈的三大痛點,也對應著經濟活動的三大基本要素:產品、渠道、資金。

        ——“貨”:這應該是玉湖冷鏈最根本的賦能優勢所在。這家跨國華資企業已經在全球食品供應鏈上做了長達十多年的布局,不僅自持不少相關產業,更與各大洲的主要食品生產商及貿易商建立了長期穩定的合作關系,由此對國際冷鏈食品的“源頭一公里”具備了相當的調控能力。

        ——“庫”:對長周期的產業重資產,投入數百億的大資本,這是玉湖冷鏈橫空出世一年多來,最令冷鏈行業及投資界刮目相看的。在不少行業、企業“去重就輕”的趨勢下,香港玉湖集團反其道而行,不僅以真金實銀重資產展現其對中國發展前景的信心,更是為玉湖冷鏈構筑了寬廣的“護城河”,展現了自身對“長期主義”的追求。通過自建高標冷庫群,玉湖冷鏈得以構筑配套完善的基礎設施,覆蓋全國,形成智慧冷鏈綜合體,為商流、物流、信息流、資金流的“四流合一”提供巨大平臺。

        ——“款”:玉湖冷鏈憑借貨源、庫群的雙重優勢,得以推行標準化的倉單交易,解決大宗冷鏈食品特別是進口食品的現貨貿易壁壘,降低了企業成本。同時,搭建供應鏈金融平臺,借助園區的冷庫、電子結算系統、交易服務平臺等,為上下游企業提供信用賦能支持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4

        黃向墨將玉湖冷鏈的商業模式,總結為十六字:“打造線下流通標準、賦能線上數智貿易”。

        對于玉湖冷鏈這種高姿態的“大白”定位,不少業內人士樂見其成,且有相當信心。他們的邏輯很樸素也很現實:玉湖投了這么大的資金,如果按這個行業的老玩法,賬是算不過來的;必須要有全新的商業模式;這種全新的商業模式,又必須依靠自身在“貨、庫、款”方面的實實在在的資源。

        有業內人士如此評價玉湖冷鏈這個“大白”:“玉湖畢竟是‘圈內人’,還有寶貴的跨國經驗,知道我們痛在哪里,開的方子還是很對路的?!?/span>


        久久夜色精品国产爽爽,先锋影音av资源,刺激妇乱子伦真实故事,色悠久久久久久久综合